快捷搜索:  as  xxx

女财务被领导强令陪吃饭 拒绝后被告知“不用上

原标题:嵩县一矿企负责人强令女财务陪吃饭,下属怒诉领导虚报账目

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焦勐文 受访人供图

7月20日,家住洛阳市嵩县的小丽(化名)向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,自己在嵩县一家国有企业下属的黄金开采单位负责财务类工作,平时和单位领导接触比较多,时不时就会被领导叫出去“陪吃饭”。因怕得罪领导失去工作,小丽只能忍气吞声。今年7月的一天,小丽拒绝了领导“陪吃饭”的要求,却后被告知“你不用来上班了”。

随后,小丽在工作中遭受了各种刁难。无奈之下,她决定曝光这名领导在工作中虚报账目的“秘密”。

【讲述】“陪吃饭是一项工作”不陪遭刁难?

据小丽介绍,她所在的单位是嵩县金牛有限责任公司下属的东湾矿区通峪沟采区。

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,嵩县金牛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国有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,股东分别为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和嵩县经济投资公司两家单位。主要经营金矿开采、冶选、生产、销售等。

小丽说,她今年26岁,从2015年到这家单位,一直从事财务类工作,每月领取近两千元的报酬,“这份工作经常要与领导打交道,事事都必须小心谨慎。”

害怕失去工作机会的小丽十分卖力,她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得到领导的赏识。然而,让小丽感觉不舒服的是,每隔一段时间,采区长白建伟都会找各种理由要求小丽陪上级领导或单位领导吃饭,“说是吃饭,其实是喝酒应酬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领导总是要拉上我一个女孩子,我又不擅长喝酒。”

据小丽介绍,今年7月2日下午5点多,她已经下班回家,采区长白建伟给她打来电话说,“有领导来了,晚上请领导吃饭,你一块过来吧!”

小丽慌忙解释,孩子还小,家中无人照料,实在去不成。解释许久,白建伟依然要求小丽将孩子交给他人照顾,白建伟会在嵩县大章镇任岭村附近等小丽开车一起去赴宴。

再三解释未能得到领导的谅解,小丽说,白建伟在电话中告诉她“你不用来上班了。”小丽当时也很激动,反问道,“我工作做的好好的,为什么不用来上班了?”

白建伟的说法则让小丽哭笑不得,“他(白建伟)说,你家里事太多,出去陪吃饭也是一项工作。”小丽的孩子只有三四岁,每天一下班她都要急匆匆赶回家照顾孩子,所以特别怕单位有应酬。

拒绝“陪吃饭”后,小丽也很忐忑,只能在工作中更加努力,生怕自己工作中出差错让领导“找麻烦”。然而,事情并非所愿,身为采区长的白建伟开始找各种理由刁难小丽。

“我去矿区值班,以前不会过问,现在领导会派人私下盯着我,看我有没有偷懒。”小丽说,甚至连单位的部分同事也开始排挤她,“我现在没法好好工作了,决定曝光他的所作所为。”

【证据】报假账捞钱,请领导、同事吃饭“做人情”

证明

作为财务人员,小丽说,她掌握有采区长白建伟一些虚报的账目、套取公款的证据,并向记者提供了几份白建伟虚报账目的真假财务账单。

一份是杂工账目名为“证明”,内容为2018年宋彦武杂项明细:1.拉水30车每车50元1500元;2.来回运送物资共计39趟共计3900元(其中笔记中记录25趟,其余14趟因宋彦武之前没票,经白区长同意共计39趟);3.宋彦武等5个人干半天杂活共计300元;4.4月5日宋彦武拉渣子平采区院子3车每车80元共计240元;5.白区(长)买肉需支付宋彦武800元。以上合计6740元。落款有白建伟、宋彦武的签字,日期为2018年7月13日。

“以上的都是今年1至3月份真实产生的杂工费用,而白建伟让我根据这个做了一份假账目让公司报销。”小丽说,拉水上报数为44车、运送物资上报数为43趟、拉渣子上报数为6车,每车多报20元,共计向公司多报费用为1460元,“公司对照查询就能查出来。”

其中一份转账单据

“多报的费用,白建伟又让我转入他个人银行账号内。”记者注意到小丽提供的多份银行转账记录显示,从去年9月至今年7月份,向白建伟银行账号转出的费用已达1万余元,“这只是近一两年内的一小部分,以前也有,公司的这些钱一部分进入他个人腰包;一部分被他用来请上级领导、同事吃饭,做人情。”

此外,小丽还向记者提供了三份“杂工使用申请表”,为了向记者说明那些杂工项目是真实的,小丽用黄色进行了标注。记者注意到,在13项杂工申请报销的项目中,仅有两项标注为黄色。

其中一份杂工使用申请表

【追访】未塌方,却上报塌方,要钱清理塌方渣

除了在杂工项目上报假账之外,小丽说,采区长白建伟还会在清理塌方渣等方面“做文章”捞钱。

为证实这一说法,小丽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与通峪沟采区某内部人士的通话录音。

录音中,这位内部人士透露,别的采区都能从协议工身上捞钱,通峪沟采区没有。只能从“塌方渣”上面想办法,比如说,这个月开证明,说采区塌方多少吨,需要人清理,然后和(矿区)说一声,矿区就会把这个钱给报销了,“如果有人查也查不出来,渣子都拉走了怎么查?”

据这位内部人士透露,2018年向公司报销的这类费用一共有两次,共计1000余元,他表示王总等人都知道这个事情,默许并签了字,“咱们采区没有协议工,但是得招待上级领导检查之类的,这个钱,只能从这方面走。”

小丽说:“其实采区根本没有出现塌方,他们向公司报账说需要雇人员进行清理,从而报出一笔费用,装入自己的口袋。”

另外,小丽向记者透露,白建伟套取公司的费用后,请领导“喝水”的费用其实又流入他和家人的“腰包”。

转入九九酒业宋静丽的个人银行账户

随后,小丽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去年12月5日她向九九酒业宋静丽的个人银行转账单据,共计费用960元。据小丽介绍,这笔费用是白建伟要求她从公司虚报费用中拿出的一小部分,用于支付九九酒业购买酒水招待上级领导,“这个宋静丽就是白建伟的妻子。”

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“九九酒业”得知,嵩县九九酒业门市位于嵩县纸房乡新区黄金公寓楼下,为个体工商户,经营者名为“宋彦磊”与上文出现的“宋彦武”仅一字之差,而“宋静丽”与二人同姓。

“第一次白建伟让我虚报账目时,我就曾怀疑过,我问他为啥要这样报?白建伟说单位需要一些钱招待来检查的领导。以前我也不懂这是违法的事,总不能跟领导对着干吧?”小丽说。

【回应】三级部门负责人均未对此事作出明确答复

针对小丽反映的情况。7月24日上午9时许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先拨打了通峪沟采区白建伟的联系电话,接通后,记者多次拨打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,随后,记者以短信方式向白建伟发送采访请求,未获对方回应。

上午10时22分,记者又拨通了东湾矿区矿长龚益才的联系电话,记者将小丽反映的情况告知龚益才。龚益才表示,对此事并不知情,他们矿区对账务报销有严格的管理程序。随后,他以“在外有事”为由,挂断了电话。

上午10时26分,记者又多次拨打嵩县金牛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赵英豪的联系电话,对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,记者又以短信方式向赵英豪发送采访请求,也未获得回应。

截止记者发稿前,嵩县金牛有限责任公司、东湾矿区、通峪沟采区三级部门负责人均未对此事作出明确回应。对此,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此事的发展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