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

“食神”蔡澜: 每天对着镜子大笑三声

蔡澜

蔡澜

大洋网讯 7月22日下午,“《蔡澜寻味世界》系列新书首发式暨读者分享会”在深圳第28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现场举行,蔡澜亲临活动现场。昔日“香港四大才子”中,吟出“沧海一声笑,滔滔两岸潮”的黄沾已驾鹤西去,写《射雕英雄传》的金庸极少露面,写《卫斯理》的倪匡已经归隐,而77岁的蔡澜依然活力十足,穿一身唐装满世界寻找美食、美景。他最多时一年去过20多个国家,每天狂刷几十条微博。

昨天,蔡澜接受了记者的专访,他笑言道“我是天底下活得最有趣的人”。

午饭时分,在众人的簇拥下,蔡澜拄着黑色手杖翩然而入会场。坐定后,他露出标志性的咪咪笑,一对丹凤眼眯成一条缝,红光满面的他虽然满头银发,却梳得溜光。他穿一件质地柔软的银色衬衫,下面藏着一个圆肚皮,似乎是蔡澜多年来吃喝玩乐的见证,脚上穿的皮鞋也擦得油亮。

一个用心生活的老头

“其实我就是一个用心生活的老头,不过是很渺小的一个人,我也没把自己当大人物,那样多累啊。”蔡澜说,当初离开电影界时还以为自己会没饭吃,后来发现怎么着都不会没饭吃,可以写食评、影评、上美食节目;也可以与酒店、食肆合作开发产品;还可以给人写毛笔字,一个字就值10万元,而这一切,来源于他当年的“玩物丧志”,“后来我发现,年轻时见识多一点总是好的。这哪里是玩物丧志,是玩物养志。”

蔡澜说,他的一些生活习惯都是受母亲的影响,譬如母亲活得精致,老年时也要化个淡妆才肯出门。因此,邋遢、不守时、肤浅,是他眼里的大忌。“我要是到这个岁数还活得很粗糙,那有啥意思?”蔡澜住在热闹的九龙城,但他说,他有种天然的能力将自己的心与外面的水泥森林隔绝,就好像仍生活在乡下。

蔡澜说,虽然他年逾古稀,但微博、知乎上的内容都是亲自操刀,从不让人代笔。“我一篇800字的文章要改四遍,写完以后改一次,改完了放在一边,第二天早上再看,就会看出很多缺点,于是第二天我再改一遍,最后再用电脑打出一篇来。”

要开心就不要读琼瑶

蔡澜告诉记者,他的生活原则就是“真”,不掺假。记者问蔡澜,近期还有什么想实现的目标,他哈哈大笑:“没有,我从来不想明天的事。岁数大了,身体功能都下降了,该退出舞台就要退出舞台,活得那么久干啥?”

在新书签售会活动现场,蔡澜不改“老顽童”本色。他说,自己只需每天看看《笑话三百篇》《幽默人生》,每天对着镜子“哈哈哈”大笑三声,就会觉得自己很好笑;之后再大笑三声,一天的烦恼就没有了。他建议读者凡事往好笑的地方去想,不要看琼瑶小说,整天哭哭啼啼的。

“有人整天负能量,你就要离他远一些,有人正能量,你就要靠近他,受点感染。”他又接着打趣说,“我的老朋友倪匡说,人年纪大了,两种人的话不能听。一种是医生,听了你就不会快乐,另外一个是你的老婆或老公的话。”

作为一名“老饕”,蔡澜竟然不吃三文鱼刺身,还有那些“太奇怪”的东西他也不吃。“越奇怪的东西,越没有那么多的食材去练习烹饪技法,因此做出来一定不好吃,再好吃也一定很单调,就一两个味道。猪、牛、羊、鱼,这些很普通的食材,天天练习烹饪,做出来就一定是好吃的。我比较不喜欢吃那些稀奇的食物,我喜欢吃普通的。”

对话

为吃货提供“世界美食地图”

记者:能否介绍一下新书出炉的过程和内容?

蔡澜:《蔡澜寻味世界》系列是我的经典文章和最新文章的全新呈现,是我在美食、旅行、生活领域的真知灼见。既有往昔与金庸、倪匡等老友携手同游的快意,又有往事如烟的喟叹,更有精彩的世界美食之旅,游目骋怀,乐活人生。这本书分4个地区,将我吃过的美味、当地的风土人情作系统的介绍。新书特别适合吃货,凡是我吃过好吃的东西,都会有详细的资料,包括地址。爱好美食的人都可以按图索骥。

记者:广州有没有你喜欢的美食?

蔡澜:来广州我最喜欢去白天鹅去吃早餐、喝早茶。在白天鹅喝茶有一个传统,你坐下来台上一定放一份《广州日报》,我也会看。本来我想去沙面买个房子住下来,但如今买不起了。此外,番禺有些地方卖猪的内脏,半夜三更拿来做粥,味道好得很,所以我半夜都会出来吃。

对饮食没有特别的讲究

记者:你都70多岁了,身体看起来还很不错啊?

蔡澜:我77岁了,还能到处跑,也没有高血压、高胆固醇的问题。我觉得人的健康分两种,分别是心理和肉体上的,心理没问题,吃什么都不要紧,心理出了问题,就这个不敢吃,那个不敢吃。这样怕来怕去,人生还有什么乐趣?我不管多晚睡,早上6时一定起床,起床时迷迷糊糊的,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回微博和微信。过一会,精神好一点,就会开始干正事。我晚上困了就睡,不会固定在几点前睡。

当然,岁数大了,对吃的要求会很精细。米要吃好的,酒要喝好的。倪匡也没戒酒,他比我还要考究,他要喝好的白兰地,所以我看到好的酒就拿给他。

记者:年纪大了,喜欢吃的美食有没有一些变化?

蔡澜:年龄大了我的饮食习惯越来越清淡。我成了主食控,喜欢吃米饭、面食,我学会了浅尝、少吃多餐,每餐少吃一点。白米饭和面我都很讲究,我以前认为最好吃的米饭是日本新泻的,后来发现东北五常的白米饭也很不错。

其实我对饮食没有特别的讲究,去到这里,不会要求太高,这样做人就很辛苦了,我是很随和的。我老婆跟我开玩笑说。毒死蔡澜很容易,这一晚毒药你没吃过,一吃就把你毒死了。

在最饿的时候写美食

记者:你书写的美味总是写得让人直流口水,诀窍在哪里?

蔡澜:我有一个秘诀,在肚子最饿的时候写,最好是半夜三时,才能把那种感觉写出来,人们看着才会食指大动。

记者:你是美食家,会亲自做早饭吗?

蔡澜:我在微博上有将近1000万粉丝,很多粉丝问,你整天说这里好吃那里好吃,我说我只会做早餐。粉丝又问我,那你会做什么早餐,我说我会做面,粉丝就提议,那你做一个给我看,我说好啊,30天,我做了30种不同的面食。其实我也没有专门学,每次吃到好的就会钻研。做菜不是什么高科技,一通百通,只要喜欢,就可以做得好。

记者:你拍了很多美食节目,都好像吃得很嗨,是真的好吃,还是为了节目收视装作很好吃?

蔡澜:我唯一的好处就是一个“真”字。我在节目中拍的,都是我自己去找回来的好东西,才拍来介绍给别人,所以要假也假不来。我没必要勉强自己,一把年纪了,还做假干什么。我的美食团都是我亲自规划,下个月又要去马来西亚吃榴莲,现在是最好的季节。

记者:在人前你总是一副开开心心的样子,生活中真的没烦恼吗?

蔡澜: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,我绝对有烦恼,但我不告诉你。你跟人家讲烦恼,人家听了也没有益处,我是带快乐给别人,不想带烦恼给别人。所以有什么烦恼,我就一口吞了下去,不仅不提,还要装进保险箱,拴上铁链子,一脚踢进大海里。我每天尽量活得好一点,今天活得比昨天好,我其实也没有刻意的。

记者:接下来几年,还有没有需要你攀登的“高峰”?

蔡澜:我从来没有想这么复杂的事情,整天想爬高峰的话就去爬喜马拉雅山吧。当身体的功能一点点退化后,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还想那么多干啥?以前我也规划过很多次,要这个要那个,就没有一样做得成的。现在我连一天规划都没有,都是起床后再想今天该干些什么。我从来不去想第二天的事情。

多读书男人才能不油腻

记者:你现在有美食家、作家、电影人,一长串名头,有没有压力?

蔡澜:名头都是别人封的,我没有在意哪一个身份,其实我太不喜欢才子、食神这些称谓,人家乱叫,我也不反对,人家开心就好。我到现在这个阶段是给人家压力,我的同事都被我逼得很厉害,因为我性子很急,什么都急。其实我就是个普通人,一个很努力、很用心的普通人,什么事情我都很用心去做。这就是我爸爸妈妈教我的,从小就告诉我做事情要认真、要用心。

记者:现在年轻人压力都很大,你能给大家几条建议吗?

蔡澜:有基本的几条要坚持。要守时间、守诺言、孝顺父母、对年轻的小辈好一点,这几条做好的话,每一条都像一条锚,在大海里行船,多抛几条锚,船就稳当了,就能抗大风浪了。年轻人先把这几条做好,要是这几条没有做好,神仙都救不了你。而这几条做好了,你就感觉不到压力,但现在很多人做不到。

记者:今年有个词很火:“油腻的中年”,你好像70多岁了还不油腻,怎么做到的?

蔡澜:冯仑跑到香港,就跟我们讲男人如何才能不油腻。刚才我讲的那几条做到了,人就不会油腻,这几条做不好,没戏。就好像如果素描画得不好,就去画抽象,一定画不好。人做好了,书看得多,就不俗气了,不俗气就不油腻了。所以,一定要多看书。现在的人看书少了,所以就油腻。

未来准备写《邵逸夫传》

记者:你跟倪匡、金庸他们有联系吗?

蔡澜:我跟这几位才子的故事在书上都写了。倪先生的头发现在越来越黑,黑到一根白头发都没有,他说因为不用脑嘛,平时我们在香港也有来往,经常一起喝酒,我开店他也来捧场,他不喜欢出门,太胖了,走不动路,所以需要手杖,后来我到世界各国去,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当地的手杖,慢慢我发觉手杖很有意思,也开始收藏,有几千元一根的,贵的也有十多万元一根的。我是花钱的专家,但赚钱的本事也可以,可惜花钱的本事比赚钱本事大一些,所以我银行的存款很薄。

查先生(金庸)如今一般都在家里,所以我不怎么去惊动他,平常也会有电话联络,他身体很好,胃口也很好。

我们的共同点就是喜欢看书。你要多看书,吸收、消化了,你才能写出东西来。当然,我们没考虑过自己写过的东西是否要留世,倪匡先生也不在乎,死了还考虑这么多干嘛。我也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,包括质疑。

记者:听说你准备写《邵逸夫传》?

蔡澜:是的。我在准备写《邵逸夫传》。我跟他认识30年了,很多经历都很难得,我不写,就没有人可以写了。因为有些人是找资料来写他,而我是靠自己的亲身体验,因此我不写就浪费了。现在很多传记都很假,我跟邵先生在一起听到的、经历过的,我才会写下来。那才是真的,才好看。

记者:近日首版广州米其林指南日前公布,广州入选米其林星级的却并不多,你怎么看?

蔡澜:大家其实没必要迷信米其林,米其林是“舶来品”,有它的局限性,广东的有些美味,不一定对它的“口味”。我去到很多好吃的小店,味道很好,未必能入选米其林,却比一些米其林星级餐厅还好吃。很多人去过一些米其林餐厅感觉也一般。而我都是吃过后的确好吃才向大家推荐,信米其林,不如信我。

文、图/广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、程依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